The Nine Think Small 独立广告公司

2017-09-30 11:10 20463

为什么创意热店The Nine拒绝承认自己是做广告的?| Think Small

谷晓丹

文/Cindy

Think small,想想小的好处——跟着广告作品,发现中国本土“小而美”的独立广告公司,还有创始人和团队背后的故事。
 
盛夏早已过去,在初秋的连续几周里,上海闹情绪地下着雨。外滩,老码头,黄浦江边,雨越下越大,风一阵又一阵把雨吹得四散而去。在这样的天气里,The Nine的办公室显得格外安静。

 
 The Nine办公室
 
 “超哥的吸引力和魅力”
“小时候就看过他的广告作品”
“在学校听过超哥的演讲”
 
不出意外,办公室里的几位同学都是奔着熊超来的这家公司。
 
办公室靠墙的柜子上一字排开一座座戛纳狮子、D&AD铅笔、福布斯奖状等。其他“不太重要”的奖杯随意堆在角落里、书架上,就差去挡门了。包括红点之类装裱在镜框里的奖状则一律在柜子上躺平。我想把它们竖起来,被一个同事拦住了:“哦,别。黄浦江上风太大了,一开窗就噼里啪啦掉一地,挺烦的。”
 
与传闻不同的是,如今的熊超其实并不怎么渴望奖项。“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渴望,我想我现在已经不再急切地需要用奖项去证明自己的创意能力了。”他说。

 
 The Nine创始人熊超
 
比起奖杯,现在的熊超倒更在乎这样两件事情——为客户创作有意思、有影响力的作品,以及,用艺术品的苛刻要求,执行每件作品的每个细节。
 
“我不认为我们公司只是‘做广告’的。从一开始,我要做的就是‘商业艺术’。”熊超告诉我们。

 
 就试试衣间

两个关键词:商业,艺术。
 
“我不想闭门造车,那一点也不好玩。我们的每个作品必须要为客户带去实打实的市场效果。我要对客户负责,让他们价值最大化,而这正是我的价值。”然后一秒变成耿直boy,“不然我们公司要怎么活下去,我又该怎么让员工过上更好的日子呢?”
 
“可是,我更不想随随便便把钱赚了了事。恕我直言,我们看到的绝大部分广告都是套路化的商业垃圾。这些广告背后的创作和执行团队,应该为污染了城市景观而感到抱歉。”他一脸认真。那么,The Nine的套路又是什么呢?“有机会疯狂的时候,绝不手软。没太多空间的时候,把执行做到让同行心碎,无论是是循规蹈矩的几张海报,还是一本128页的手册。”熊超给出了这样的答案。

 
 意尔康“相见欢”字体设计

 意尔康的手册内页
 
这里那里,影子和地面质感怎么处理,拍的时候怎么布景和打光,皮肤怎么修,色彩怎么调……熊超不断地点击放大每一张图,点点滴滴的细节简直可以上一节高级美术指导课了。
 
细节,细节,细节,从熊超手绘的这张“不可思议地球博物馆”设计草图里,更能体会到这个词的含义。其中,每一个奇幻诡谲的造型,都是在这张草图基础上进行三维建模的。

 
“不可思议地球博物馆”设计草图
 
“虽然只是一个H5,一个视频,但我在设计的时候,不断幻想着每一个造型都会被单独做成实物,悬置在一个空间里。它们不是广告里无关紧要的几秒钟,它们都是不折不扣的艺术品。我这样要求自己和团队,也不允许后期公司给我打半毛钱折扣”,熊超露出了他偏执狂的一面,“只要是我们公司的出品,大到整合创意,小到一个标点,都要过我这一关。”
 
阿里巴巴闲鱼拍卖《不可思议地球博物馆》
 
因为要求变态高,和他合作过的供应商提起熊超都胆战心惊。阿康小姐姐悄悄告诉我们:“啊呀,我们的供应商啊,唉,背地里说起我们,泄愤的话可少不了,我其实特别理解”。但有意思的是,他发出去的订单却永远都有人接,因为大家都知道“和熊超合作,能出案例”。出了案例,才有更多生意。
 
当然,再优秀的执行都不能越俎代庖取代创意本身。“不可思议地球博物馆”的背后,不仅仅是客户需要一次打破审美疲劳的套路化创意,还有着熊超对这个世界的感悟。

 
阿里巴巴闲鱼拍卖《不可思议地球博物馆》
 
“从另一个角度来说,人和人工智能并没有本质差别”,这样的想法一说出口,让人不得不想起美剧《西部世界》所描述的景象。“你活在大数据里,所有对信息的反射也都是因为这些大数据,生命意义的不同,就在于每个生命接受的大数据不同。”



“不可思议博物馆”装置
 
神秘、宇宙、科技、艺术,当所有这些元素重新组合,熊超为客户构建了一个宏大而不可思议的世界,以此来表现“万物皆可拍”的概念。
 
你很难用一两个词汇概括一个人的复杂,特别是The Nine的这位创始人熊超。在交谈中,我们不断惊讶于他身上出人意料的坦然和天真,还有他绝不妥协并且还懒得解释的偏执与完美主义。我们迫切想知道,这个已经40好几自己开了公司的男人,当年是怎么鼓起勇气逃离4A温床的。18年的4A生涯,也算有点名气,要离开谈何容易?
 
“但是我特别希望,好创意可以直接让客户看到,而不是都死在内部提案。我希望的是,可以直接控制每个vender的出品质量,而不是要跟公司制片扯皮。这些林林总总的内部损耗,重复的套路和创意,让我觉得很疲惫,甚至一度怀疑是不是还要坚持下去”。也许,这是他离开的原因。

The Nine就坐落在黄浦江边
 
多年前,年轻气盛时的熊超并不是现在这副模样,那时的他会更在意别人的评价。而现在,他更多的是“无所谓”,除了年龄的增长,改变他的可能还有一个原因,那就是他的身份——父亲。 有了孩子的熊超,开始多了几分宽容:“我们每一个人都从曾经的小孩变成今天的成年人。我们曾经也是幼稚的,在别人眼里又是一样的幼稚,也许我们长大了,但其实也没长大多少。”
 
在我们与熊超的聊天过程中,他还要忙着给各种文件签字。回到开头,当年来公司的同学们后来都怎么样了呢?
 
阿康小姐姐是为“创意”而来。在这里,她可以全程参与头脑风暴,目睹一个创意从breif到执行的全过程。过去做social 的她觉得太过枯燥,现在则可以跟着老板一起做很多有意思的项目。“离创意更近一些”,是她的追求和抱负。
 
走过大雪漫漫
走过城池山川
去见你

 意尔康“相见欢”海报
 
文案小哥哥则是带着崇拜加入这个团队。他的最大体会就是“对创意的坚持”——过去的公司更以客户为导向,如果作品太过偏激、独特可能不会被接受;现在则更自由,可以做很酷、很个性的作品。一个是“搞关系”,一个是做作品。更重要的是,看东西的维度也不一样了。
 
而另一位Art妹子,去年刚刚毕业就来到了这里。作为毕业后的第一站,她在这学到了对作品品质的坚持,对创作过程中细节的把握,也实现了过去对设计的憧憬。而更重要的是,老板愿意让每个人去尝试,给了很大的发挥空间,让他们发现自己过去所不知道的优势,找到自己真正擅长什么。
 
“不是所有优秀的创意公司都需要高调发声”,这位在广告新人看来像偶像一样存在的创意人,却始终对舆论保持着警惕。换句话说,他有一套属于自己的标准——“做广告的终极目标还是默默无闻工作着,达到客户目的,为市场做一些好的作品,而不是把自己公司搞出名”。熊超坚持认为好的作品自己会说话、会传播,他反对炒作。
 
稿子都写好了,却突然看到Campaignbrief Asia刚刚发布的2017年度创意公司排名。

Campaignbrief Asia 2017年度创意公司排名
 
在中国区的榜单里,The Nine位列第2,在亚洲区的榜单里排名50。对此,某位员工并不太服气,因为亚洲区的榜单要计算过去2年内的获奖表现,而The Nine诞生自去年10月,刚满1岁。“你再算算人均,我们说不定亚洲TOP 10”,她笑笑,“但也无所谓,我们不觉得自己是做广告的。”
 
这是一个整合的时代,The Nine希望将消费者洞察、美学、设计、科技、艺术、事件、内容等融合,让品牌和产品与大众进行最完美的沟通。不仅如此,如今的客户也更渴望打破常规的创意,更认可商业与艺术的结合。“创意没有边界,不是只有TVC,H5和炒热点。有边界的,是人的狭隘。”
 
好的广告作品往往是有普世价值的,人们容易被其中的“人性”所打动。而一个好广告会自动传播,从而形成一种文化。“广告有艺术感是最起码的,但广告还是要讲产品而不是炫技。”熊超看着我们,一脸坦诚。
 
 
 

 
点赞

文章评论

才可参与讨论

69天前

0

准大一未上课的广告学子有些被触动(?),前路未知,心向往之

65天前

0

大一广告生,想入伍

嘿店

热门招聘
  • 北京
  • 上海
  • 广州
  • 其他

本周新增职位数:32个

☆ 全国招聘服务,请致电 010-85887939

意见反馈

用户注册

已有账号?

用户注册

忘记密码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忘记密码

无法找回? 点此申诉

账号申诉

已有账号? 立即登录

信息已提交:

我们会在1-3个工作日内审核完毕,并用
邮件通知您,请耐心等待,谢谢